返回

禁忌沉沦(骨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章冰酒(h)(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御宅屋排行榜

凌晨时候,整个酒店终于安静了下来。

    许骁回房间的时候,许悠然已经睡了,知道她也累就没吵醒她。

    于是新婚之夜,骁爷醉醺醺地睡在了沙发上。

    而对面房间的肖涵是被酒味给呛醒的。

    她睡得正熟,忽然连人带被子被人紧紧抱住。

    肖涵被抱得不舒服,半睡半醒地带着睡腔抱怨:“肖磊你喝了多少难闻死了!”

    身上的人一顿,随后肖涵感到身上的重量消失,紧接着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在她又快要睡着的时候,那重量再次覆了上来。

    这次不再是简简单单地抱着,男人的手伸进了被子里。

    密密麻麻地吻落在她的脸蛋和唇角。

    肖涵下意识要推开他。

    “我洗过了……”

    肖涵往床的另一侧躲,“那也不行,我,我们再不能这样了。”

    看了许悠然的婚礼,又聊了好些积压在心底已久的往事,她已更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装傻充愣终究不是长久的办法。

    回去后,是有必要认认真真地谈一次的……

    可今夜已经不容她思考和拒绝。

    “涵涵,”男人攥住她的脚踝将她拖回身下,“我们也结婚好不好?”

    肖涵愣住。

    紧接着衣服被撕破,惊得她立刻要推开覆上来的身躯,“你说什么疯话!你,你起来!”

    可她的这点力气,对男人来说根本就微不足道。

    “许骁那狗东西说的没错,我就是羡慕他。”

    他俯下身吻上她,不同以往的体恤和将就,而是醉得失去了理智,仅剩最原始的欲望作祟。

    舌尖的纠缠让她说不出话,双手被他单手摁住。

    肖涵惊恐地感觉到什么东西抵在了下面。

    她说不出话,手腕疼得厉害,整个人被禁锢在他身下,只得重重地咬了他一口,鲜血瞬间弥漫进两人的口中。

    肖涵以为他疼了就会放开,却不知血的腥甜,反而刺激了醉得神志不清的男人,不仅没有停下,而是顺手从床边拿了一瓶酒倒在了两人相触的地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