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架子


    岁岁不喜人提这茬,所以语气冷淡地回应:“我已与他无甚瓜葛,你往后少与我提。”

    “是,是。是妾身失言了。”佳旺忙道。

    岁岁在佳旺这处待的不太痛快,让府中下人与苏巴鲁说一声,她自从顺王府离开了。

    等岁岁自己到了西大街那儿,才又陡然想起,这西大街,正是近岳秀兮所住庄子那儿。

    自己虽说同别人讲的潇洒决绝,到底还是心有不甘。岁岁暗自叹气自己实在无用,没有骨气,驻足站在西大街上好一会儿,看着那闹市,索性就在那儿闲逛起来。

    安康一路陪在岁岁身后,仔细护着不让路过百姓擦碰上岁岁,直到跟着岁岁去了一家银楼。岁岁正挑着那银楼里的首饰,想着给自己母妃带个什么新奇款式回去,身后就听到有人喊着,叫银楼老板出来,陈将军夫人驾到还不赶紧伺候。

    岁岁听说是陈将军夫人,还当是陈煜的母亲,转头一看,却是已经脸伤恢复如初的岳秀兮。

    而此时的岳秀兮尚且没有注意到站在角落挑首饰的岁岁,故她那被银楼老板奉承后的倨傲神色同举止,也是尽数落在了岁岁眼中。

    “你这些钗银首饰的样子,也过于寒酸俗陋,你是打量着咱们将军夫人好糊弄是吗?”岳秀兮身边的那个丫鬟代替岳秀兮发了火气,她自己本人倒是抬起手,低眼看着自己养的圆润漂亮的指甲谁都不搭理。

    那银楼老板倒也不敢得罪岳秀兮,赶紧吩咐了店小二去取店里还未上新的好东西,自己还亲自奉了茶与岳秀兮。

    岁岁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岳秀兮摆着她“贵人”的架子,想着便是陈煜的母亲,正儿八经的陈将军夫人恐怕也没她派头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