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阿洇姐姐,我为了今日真是盼了好久,从前几日就开始为你的到来准备着。”

    “那让我看看,你准备了什么呀!”

    “嘻嘻…,还不是女夫子留下的刺绣跟诗赋作业,你可不知道,我想了好久都没想出来。我想着你要来就可以指导我过了夫子要求,还可以把周琪涵比下去。”周琪涵那丫头仗着自己在诗赋上的优势,一直来打压她,有时候连母亲也会埋怨自己怎么没有周琪涵那样的天赋。

    “原来你天天写请帖邀我来,原来是让我帮你解决作业,那我还是走吧!”蔚洇说着就准备抬腿走人。

    “哎呀!阿洇姐姐,我是真心想邀你入府跟我玩,但我现在不是没完成作业嘛。如果我只玩的话,明天上课的时候交不出作业定会被夫子打手心,你也不忍心是不是?”琪雅撒娇的说着,她是真心希望蔚洇来府里同她一起玩,而且蔚洇刚好遇见自己交不出作业的时候,等着蔚洇跟她一起解决完作业之后就跟她好好的说会话。

    “是是…,我不忍心看着小琪雅的手心被打肿。”蔚洇用着宠溺的语气说着。

    “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琪雅带着蔚洇朝着后花园走去。

    “这不是去你院子的路呀?”蔚洇虽然不是常来周府,但由于记忆力很是不错,对于琪雅院子的位置的方位还是能记住。

    “我的院子现在正被太阳照着会有点热,我们还是去湖上的亭子里。”现在已经是进入六月了,琪雅院子的方位正处东面,每日太阳高升时都会照着,一直到傍晚才没太阳的照射,才会变凉。

    月芽儿跟着同伴正在后花园准备回老夫人院里复命,在路上远远的看见好似自己儿时玩伴跟周府的叁小姐挽着手向她走来,待她们慢慢的靠近发现那人的确是她儿时玩伴蔚洇。为何蔚洇从未跟自己说过她跟叁小姐如此要好,这幅画面让她感觉蔚洇如此的陌生。

    月芽儿跟同伴向叁小姐半蹲行礼,“叁小姐好”

    “嗯,你们没什么事就不要在后院瞎逛。”周琪雅说完就拉着蔚洇朝着湖中亭园走去。她最反感的就是这些丫鬟潜伏在兄长路过的途中,试图勾引兄长然后一步登天。特别是眼前这两位就是被内定的偏房,更让周琪雅觉得反感。

    “是”她俩异口同声回答道,尽管感受到如此耻辱,但她们还是得听从主子的命令,就算她俩以后成为姨娘,也才是半个主子,还是不敢直接反驳主子的话。

    这句话如同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月芽儿的脸上,如果没有蔚洇在这里的话,她可能只会觉得羞愧,但蔚洇的存在让她感受到巨大的耻辱。

    从小的时候明明自家跟白家是一样的门第,谁知道她爹作为掌柜因一次不小心的动作损坏了镇店之宝,家里变卖所有值钱的东西抵了债。她娘又因为这件事气火攻心一病就卧床不起,家里已经没钱看病,爹娘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将她卖入周府做丫鬟。反观这些年白家开的镖局越来越大,走镖的路线都已经南下到海南省,蔚洇又因绣技高超得到了张府小姐的青睐,出了重金让蔚洇为她制作嫁衣。月芽儿她自己明明被内定为大少爷的妾室,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比得过蔚洇。毕竟从小到大不论是外貌还是家世她都没有比过蔚洇,她以为她能在女儿第二次投胎也就是嫁人的时候超过蔚洇。就算白家现在有点地位但是想攀上周家是绝不可能的。然而现在蔚洇的出现让月芽儿感到一阵恐慌。

    两人坐在湖亭中的石凳上,手里捧着茶杯,细细的品味新出的茶叶。

    “阿洇姐姐,你是不是认识那位侍女?”琪雅感觉月芽儿一直盯着蔚洇,好像是认识的样子。

    “嗯,她们其中一位是我儿时的玩伴。说来还挺唏嘘的,小时候我们经常一起玩,她就因为家道中落才不得已被卖做了丫鬟。”蔚洇边喝着茶边说着月芽儿的身世。

    “哼,我看她挺情愿做丫鬟的!”周琪雅眼神充满不屑的说道

    “不会的,我跟她从小长大,她不是那愿伺候人的人。”心里冷笑着,回想着最近陈大娘因月芽儿能做周修麟的妾室,而每天跟家附近的大娘们炫耀着。

    “阿洇姐姐,你跟她都多少年没有在一起玩了,人是会变得嘛,她已经是大哥内定的妾室了,等大哥一成婚,她就会收入大哥的房中,你说她明明可以拒绝,但还是选择这条路。”周琪雅本来是不应过度议论兄长房中事,但是看着天真的蔚洇,周琪雅还是忍不住向蔚洇姐姐说道。白大伯一直都只有白伯母一人,蔚洇姐姐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事,她不知道后院女人们人心的险恶。

    “可能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吧。”蔚洇心里知月芽儿一直都有跟自己比较之意,明知月芽儿心甘情愿的决定,但嘴上还是帮月芽儿说话。

    “有什么难言之隐,祖母跟娘亲都是经过她的同意,周家做不出强人所难的事,我看她是看上了周家财富和我哥的外表。”周琪雅忿忿不平地说道。

    “琪雅,每个人都有发光点,难道你就觉得你大哥只有外表和财富值得她人喜欢吗?”其实蔚洇有时候想了想如果今日她变成月芽儿的处境,她也会选择跟月芽儿一样的答案,人身处逆境遇见一个可以逃脱逆境的选择,而且周修麟年轻又多金,那又为何不选他。

    “当然不是呀,我大哥十二岁就中了秀才,要不是家中只有他一位男丁,大哥可能会继续读书,以他资质定可以高中状元,而且他武艺也高强,还有好多的优点。”周琪雅自豪的说道,在她心里大哥温文尔雅,侠肝义胆,能文能武是世上第一优秀的男子。

    “那这些优点可能是她们喜欢的点呀?”蔚洇细细的想着周修麟的优点,那些点确实值得喜欢,但是最吸引她的点还是财富地位和他的外表,她就是这么肤浅的女人。

    “哎呀,反正我就觉得出现在我大哥身边的女人,就是想对我大哥图谋不轨。阿洇姐姐,要不你做我嫂嫂吧,世上所有的女子我只觉得你对我大哥不是另有所图。”周琪雅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就算她一以后嫁到别家之后,只要是阿洇姐姐做自己的嫂嫂,就不怕别的女人给大哥吹枕头风,离间她两之间的兄妹情。反正阿洇姐姐这么漂亮,自己做为女人都喜欢,更何况身为男人的哥哥,定是稀罕的不行。

    蔚洇听见琪雅的话,内心感到无比激动,但是面上还是严肃的说着。“琪雅,我跟周大哥是不可能的,以后可不能开这个玩笑,这会影响我的名声,你也知道这个世道对女子名声的要求是十分严格的。”

    “阿洇姐姐,我真的是特想…,好吧,以后我都不说了。”周琪雅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阿洇姐姐投来制止的眼神。

    不到五点的时候被噩梦吓醒就睡不着,想起来还是把存的这章改了一下就发出来



    -